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29-87264108
联 系 人:魏经理
联系地址: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三路3号巍然大厦二期3幢1单元8层10802号

2019年3月3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京举行开幕式,正式拉开2019年全国两会的帷幕。今年医疗卫生领域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地方呢?


看点一:“互联网+医疗健康”

     

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郭卫民:对“互联网+医疗”感受深,为公众提供方便。 

 

“互联网+医疗”正在改变人们的就医体验。“通过网络视频,现在北京、上海一些大医院的专家可以为我们中西部偏远地区的病人进行诊疗”,在3月2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郭卫民就医改话题独家回应南都记者时提到,他对“互联网+医疗”感受比较深。此外,郭卫民表示,现在城乡的许多医院开通了预约门诊、移动支付、在线查询等服务,为公众提供了方便。

 

相关回顾:

 

2017年,《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制定了详细规范,医疗机构、医生都需要相应资质,医疗活动的范围仅限于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

 

2018年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有关情况。意见明确,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一些常见病、慢性病可线上复诊并开具处方,线上问诊的行为规范、收费、医保支付等政策将配套支持。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院将普遍提供线上服务,更方便人们看病就医。

 

看点二:从根本上解决疫苗安全

 

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保疫苗安全,建“一盒一码”追溯体系。

 

两会期间,方来英在接受采访时为疫苗安全问题建言献策。建议通过建立药品追溯体系,保证药品、疫苗的品质和安全。万一出现药品安全事件可以迅速召回,甚至精准“定位”到某一个病人身上。要建立追溯系统肯定会采用现代的信息化技术,表示这对于推动药品物联网建设也会有好处。

 

相关回顾:

 

2018年11月1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征求意见稿)》起草说明,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将加强疫苗上市监管,实施更加严格的生产管理,强化疫苗上市后研究管理,加强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严惩重处违纪行为。

 

2019年1月18日,国务院总理在就《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与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界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座谈时,提到疫苗问题——“在疫苗问题上必须向人民群众作出保证:要严格监管,绝不能再发生接种过期失效疫苗的问题。”

 

看点三: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

 

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预计9月份完成医保目录调整工作。

 

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上表示,目前正改革现行目录管理办法,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同时启动2019年目录调整工作,预计工作9月份完成。胡静林说,目录调整会充分考虑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充分考虑临床需求。具体来说,重点考虑基本药物、癌症和罕见病重大疾病用药,慢性疾病用药和儿童疾病用药,同时对于专家严格审定不具备条件的药品,也要调出目录。“总的来说要优化目录结构,让救命救急的好药进入目录,解决人民群众用药难、用药贵的问题。”

 

相关回顾:

 

2017年,人社部正式公布了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这也是我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立以来,第四次对药品目录进行调整。新版目录扩大了基本医疗保险用药保障范围,西药、中成药部分共收载药品2535个,较2009年版目录新增339个,增幅约15.4%;关注儿童用药和重大疾病用药,增加了职业病特殊用药等,比如新增了治疗尘肺病的汉防己甲素等药品。

 

抗癌药进医保是社会持续关注的热点话题,国家医疗保障局相关负责人在2019年的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上表示,2019年将开展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并明确建立药品动态调整机制,同时将建全国癌症病例登记系统,遴选第二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品种。

 

看点四:西医开中药须培训、考核

 

中日友好医院保健部主任张洪春:西医开中药必须经过培训、考核

 

“我国大量中成药是西医所开,但是绝大多数西医不了解中药的四气五味、配伍和禁忌,多开和错开非常普遍,辨证不正确出现不良反应或副作用,也浪费医保基金。”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保健部主任张洪春最近正在抓紧修改自己的“两会”提案,其中一则提案便是“关于加强西医师使用中成药的培训、考核和管理”。并表示,70%中成药由西医所开,其中超四成属“不合理”;西医开中成药,有时后果很严重;加大培训,让西医开中药更有底气。

 

相关回顾:

 

中医药的发展历程贯穿了中华文明的历史延续至今,乃我国“国宝”之一,有着数千年悠久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而到了明清时期,随着列强入侵,西学东渐,西方西医文化进入中国并落地生根,两种异质医学体系并存,冲突在所难免,在日益激化的中西医争论中,中医药成为了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

 

2016年12月25日,历经两年之久的《中医药法》通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于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中医药法》以保护、扶持、发展中医药为宗旨,着眼继承和弘扬中医药,强化政策支持与保障,坚持规范与扶持并重,注重体制机制和制度创新,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制约中医药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



看点五:如何解决基层人才问题


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建立基层医疗特岗计划


方来英在两会期间采访中还提到基层医疗人才的稀缺问题。他举例说:“在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和中心城市,博士是医生的标配,而在边远地区和县乡镇的卫生机构,本科毕业的医生都是稀罕人才。对此,方来英建议有关部门可以研究建立基层特岗计划,对基层急需的人才岗位给予特殊支持政策,采取国家购买服务的方式向基层群众提供公共服务。



相关回顾:


在去年两会期间,卫生部北京医院心内科主任兼科研处处长、主任医师杨杰孚表示,“强基层”是推进分级诊疗的关键,“基层医院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方面,与大医院相比还存在一些差距,尤其需要壮大基层队伍。”去年全国两会上,他将重点关注基层医院建设,医务人员培养问题,形成提案内容。


另一位新任全国政协委员杜丽群是一名来自基层医院(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护士,她护理的病人是艾滋病患者。在平凡的岗位上,她守护着艾滋病患者的尊严,在传染病防控一线已经奋斗了30多年。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希望能够加大对基层医院设备设施方面的投入,以及基层医疗人才的培养,在吸引人才的过程中能够增加一些更加优惠的条件,让更多人才参与到传染病的救治,这样才能够整个提高综合的救治能力。”